95后马术公主风光背后:曾被摔下马背抢救50小时2017-12-19
1/33

显示
  • 清理马房、喂马、训练、征战、辗转各地,伤痛、疗养、旧疾复发、再调养。这是22岁的田雨青春期里的几个关键词,全部与马有关,无法分开。她是在国内长大的,中国马术职业联赛最高级别女骑手,是国家一级运动员。田雨认为,自己和马更像是在谈一场长久的恋爱。来源:腾讯大燕网 张起晨/视觉中国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从4岁第一次接触马,18岁凭借个人成绩打进全运会,成为职业骑手,坚持骑马已经18年了,被称为“马术公主”。12月的一天,阵风达7级左右,在北京郊区的一个马场里田雨跟往常一样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她将马牵出马房,准备刷马。
  • 2017年12月,北京。
北京马场基本都建在郊区,田雨每天早上6点起床,8点多才能到马房。她现在一共有四匹马,到了之后会先逐一跟它们打“招呼”,看看马的状态好不好,然后就轮流刷马、给马换装备、训练,这些做完,一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和自己爱马的日常。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的比赛照。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的梦想是拿到奥运会马术障碍赛的比赛资格,但她会脚踏实地,先实现一个小目标,在近期的集训中展现自己的真实水平。田雨说:“光凭借兴趣和爱好,真的也坚持不到现在,作为骑手,肩负着责任和使命,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马术在中国的普及,一定要努力。”图为田雨在鸟巢大师赛合影。
  • 2017年12月,北京。
有人说田雨在花钱买罪受,但田雨没觉得是罪,她很享受跟马在一起的每一天,“我还觉得觉得白领每天朝九晚五坐办公室才累呢。”
  • 2017年12月,北京。
中国的马术运动还比较年轻,为了中国国旗飘扬在世界赛场上,田雨一直在竭力地拼搏着,有一年在葡萄牙的比赛中,裁判把田雨叫过去说,他们这个比赛办了上百年,没有一位中国骑手到这来参赛,所以他们没有中国国旗,于是第二天从中国领事馆拿到了国旗才把它挂起来,田雨说:“那会的感觉就好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那天就特别想赢,感觉自己在为国家荣誉而战”。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的马工顾国亮曾说,田雨对马有着不一样情感,他回忆,2014年从北京去上海参加比赛,当时北京天寒地冻,田雨自己没有坐飞机去上海,她在租来的运马车中一路照顾马儿,路过服务区有卖热粽子的,就买了几个放被底下捂着,经历了34小时寒冷疲惫的旅程后,才到了比赛现场,之后再从上海到四川,再从四川到广东,直到从广东打完比赛回来,她一路不曾离开过马。上个月,田雨在比赛前一天晚上,坐在马房一直陪伴安抚它。
  • 2017年12月,北京。
很多人说田雨爱马就是个“疯子”,在受重伤的时候,心心念念的也是马。去年11月份,在东莞的一次比赛中,田雨背摔下马,在ICU抢救了50多个小时,当时给我妈妈吓坏了。”即便受了如此严重的伤,田雨回到北京下飞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与自己并肩作战的马有没有受伤,是否因为自己的这一摔而摔怕了。
  • 2017年12月,北京。
马术障碍赛属于高危运动,将近五百公斤马由着自己的脾气奔跑,骑手面临随时可能被甩出去的危险。母亲在现场甚至不敢观看女儿的比赛,有时还会吓哭。“她怕我受伤。”田雨说,“这是我的选择,不管多难,我都得走下去,不会后悔。”
  • 2017年12月,北京。
她还有很多小粉丝,之前的一次比赛上有个小女孩,看了她的比赛之后编了一个小花环送给她,田雨珍藏到现在。
  • 2017年12月,北京。
然然也是田雨的一个小粉丝,看到田雨的纪录片之后,然然就吵着爸妈让田雨教她骑马,当时田雨外出比赛,一个月没有回北京,然然就每个礼拜在马场等她,还送给田雨一个小马模型,现在田雨已经成为了然然的小老师,训练的间隙她会给然然进行一些指导。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获得过很多大奖,2011年北京国际马术大师赛冠军,2012年9月西坞大奖赛冠军等,当把奖牌颁给骑手时,也会给马一个荣誉,就是马花。无论在田雨的马房、车里或者家里,都有随处可见的马花。
  • 2017年12月,北京。
马的智商大约相当于3-5岁的孩子,一匹马来到你身边,你就要像对待一个孩子一样,负责它的一生。田雨说,她每天要做的,除了训练,还包括照顾好自己的四匹马,让它们感到放松和快乐。图为田雨跟马一起玩玩具。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还会亲自清理马拉的粪便,每周还要给马做一次全身按摩,马的胃口很好,一天要吃3顿料、4顿草。在食料中,田雨会拌上七八根小胡萝卜,或几个苹果,以及各种保护肠胃、关节的添加剂。
  • 2017年12月,北京。
她还要护理骑具并擦油。“在赛场上使用的骑具要经常检查,哪有可能要坏,哪里即将要坏,甚至说哪里弹性不够,柔软度是不是够。这样对马好,也防止在赛场上骑具突然坏掉出意外。”
  • 2017年12月,北京。
骑马结束之后田雨都会擦洗马的裆部并梳理尾巴,因为奔跑过后马会流汗,长时间不清理就会得皮肤病。
  • 2017年12月,北京。
训练完成之后田雨都会拍拍马以示鼓励,告诉它做得很好。照片中的这匹马名字叫wonderboy,它9岁的时候来到了年仅16岁的田雨身边,陪伴田雨参加过上百场的马术比赛,但有一次它差点离开田雨。“我记得是除夕的第二天,因为鞭炮的噪音会让马特别害怕,它自己就在马厩受伤了,兽医的诊断结果不是很理想,当时感觉好像天塌下来一样,还好经历了一年的治疗,wonderboy又重新好起来,能再次跟他一起训练我非常满足。”自从那次之后,田雨每年除夕的时候都会陪着马一起度过,让它们安静下来,以免马受伤。
  • 2017年12月,北京。
在田雨8岁那年,她第一次尝试跳障碍的时候,就跟自己说,将来一定要做一个职业骑手。之后这么多年,田雨骑在马背上之后,就再没有去做别的,哪怕一瞬间放弃的念头都不曾闪过。
  • 2017年12月,北京。
训练时的关卡高度都是田雨亲自设置的。这些年田雨利用上学的空余时间,坚持训练,终于从80公分跳到现在的150公分了。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清楚地记得第一次骑马的感觉,“那匹马叫小红,是一匹棕红色的马,说是第一次骑马,其实也就是教练牵着马,我坐在马背上在跑道上溜达,特别开心。”田雨在马背上都是英姿飒爽的,但她之前其实是个很文静,书生气很浓的姑娘,琴棋书画样样都会,是大家眼里的大家闺秀,朋友们都没想到她会做骑手。
  • 2017年12月,北京。
给马清洁干净后,田雨也穿上马靴准备开始一天的训练。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给马擦拭得干干净净,但是自己三天不洗头是很寻常的事情,有时候在马场忙就没有时间打扮自己,“我也特别爱美,但是真的就是没时间,每天回去还会去健身房跑步6公里,特殊时期,也不会少于5公里,让自己身体机能和精神状态一直在线”。
  • 2017年12月,北京。
为了更好地和马沟通,她跟马接触的时候基本不戴手套,“手不知道磨掉几层皮了,还有冻疮,几乎每年都会犯”。即使在冬天手上都冻得直流水,她还是不戴手套拧毛巾给马擦身体。
  • 2017年12月,北京。
从小到大,只要关于马的事情,田雨都亲力亲为。这些繁琐的事情完全可以请一个马工来做,但田雨说:“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好的职业骑手,这些事你必须自己完成,因为这是你和马培养感情的最好时机,你平时对马好,马才会在比赛那短短的几十秒内帮你。”图为田雨在给马蹄刷油,防止出现干裂。
  • 2017年12月,北京。
田雨是先喜欢上马,然后再爱上骑马,小时候在马房一待就是一天。一年365天,她有360天是跟马一起度过的。图为田雨在抠马蹄里面的异物。
返回图片频道>>

大家都在看

icon换一换

我要说两句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