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留守者的村庄2019-01-04
1/33

显示
  • 2018年10月3日,湖南永州。留守老人不怕物质上的缺乏,而是怕精神上的孤独。空巢老人的生活现状,令人心酸但也无奈。
图为2018年10月3日,湖南永州。一个村庄,一位老人,一根竹竿,伫立在荒废多年的楼顶上,这样的身影,不仅仅是看护着楼下的几只鸭子,他是家园的守护人,更是村庄的留守人。张志友/视觉中国
  • 2018年10月3日,湖南永州。这三口井水,依次是:饮用 洗菜 洗衣等用途。傍晚一位老人,坐着几百年的石条上,不知他在想什么呢?也许是回忆当年的老井是怎样热闹繁忙,村里几百口人骆绎不绝,如今是孤独地空守着哪。
  • 2018年10月2日,湖南永州。10。01曰晚赶到禾亭镇永兴村时,遇上五保老人83岁过世。他的后事操办有侄儿侄女及乡亲们筹集起来的,要守灵两夜才出殡。本村红白喜事操办,都在几百年的老祠堂里办。83岁老人过世算是喜事了,亲属请来了乐队,需支付5000元,要唱两天两夜。我当时就住在柏老家里楼上,相隔才几百米,该男子嗓门特大,音响声也大,全村人都听得见,两个晚上是听着他的歌声听累了,才睡着了。
要说乡村生活,他们头等压力算是红白喜事新楼大寿等门差事费了,甚至大过他们的生活费,都是乡里乡亲的,人情大过债。
  • 2018年10月2日,湖南永州。走近打稻机的他们,原来是被外乡承包者请来的,承包者有收割机,零散的农田不便于收割机使用,就请了他们,他们平均年龄60了,每天的工资是100元。
  • 2018年10月2日,湖南永州。保安镇盐田村的老汉,将自家田埂上的草锄尽,烧起火粪堆,再用于施肥还田。
  • 2018年10月4日,湖南永州。老汉是禾亭镇永兴村人叫柏翻生,今年65岁育二儿二女,都在外打工。他一早牵出自已养的两头牛,全乡只剩下这两头牛了,若是交配,还得去他乡。
  • 2018年10月2日,湖南永州。两个家庭重组后曰子渐好起来,夫妻俩倍加珍惜并相敬如宾。柏德生妻孑朱氏(前弟媳),是邻乡人。一生勤俭持家,里里外外一把好手,撑着把四个孩上学扶养成人。如今四个孩子早已成家并都在大城市工作。
得知女儿一家三口要回来,他们高兴的要命,可是累坏了老俩口。早早准备了几十斤糯米,包好粽子,还准备了几十斤花生油 南瓜等土产品,女婿临走前车备箱被老人俩塞得满满的,生怕她们在外饿着。 
朋友的岳母在包粽子,永州有个习惯,包粽子之前糯米花生要先用烟草灰过滤下的水,这样的粽子吃起来才特别香美可口。
  • 2018年10月3日,湖南永州。柏德生于1945年,永州市禾亭镇永兴村人,65年入伍,71年退伍后进了国防科大汽车修理厂工作,退休后再返乡。天有不测风云,其间就在他工作事业蒸蒸曰上时,不幸降临到他身上,九十年代初,前妻突然病故,两个孩孑都还小,又在外地工作,让他措手不及。屋漏偏逢连夜雨,事隔不到一年多,弟弟矿山遇难,弟媳也是一人拖着两个上学的孩子,大家生活都十分艰难。
就在两个破碎的家庭面临危机时刻,柏德生不得不挻起身子扛起了重担,两个家庭合并重建了一个新家庭,一人的工资供两个家庭四个孩孑的生活学习费用,在农村孩子们照看都有妻子承担着(原弟媳)。这样的重组,不仅得到孩孑们的支持,也得到了乡亲们一致称赞并传颂。 
柏老还有一手好厨艺,孩子回家后高兴呀,早己不用的柴火灶又升了起来,柴火灶烧的菜比煤气灶烧的要香。
  • 2018年10月2日,湖南永州。这对新旧房,正是这次去的主人柏德生的家,新旧房对比也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农村家庭变化。旧房建于1983年是砖瓦房,新楼盖在2014年,柏德生一家节俭自筹花了20多万盖起的。 楼房盖起来了,留有7-8个房间,就盼着孩孑们过年过节回家一趟。能团聚几日,成了老人们的奢望。
  • 2018年10月3日,湖南永州。朱祥福66岁一家三口,是永州市保安镇人,家庭收入微薄,靠种一二亩水稻粮食自给,再靠种点烟草来维持生计。儿子三十多岁在广东打工养活自己也所剩无几,还未成亲,让他很发愁。在当地娶个媳妇除了要盖新楼房外,彩礼就得十多万。
朱祥福中午山地锄草,黑的发亮皮肤,看得出经历过很多年的日烤。
返回图片频道>>

我要说两句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