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探访粤博水下文物修复 百年沉船中发现古人吃剩水果2019-01-12
1/33

显示
  • 2019年1月11日消息,广州。《国家宝藏》粤博站亮相的出水文物“宋金项饰”曾引无数观众称奇。而曾参与“南海Ⅰ号”、“南澳Ⅰ号”发掘修复的“水下医生”们更是引来无数网友的围观。给水下文物“动手术”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当年“南海Ⅰ号”和“南澳Ⅰ号”的发掘有什么故事?广东水下文物修复工作走过几十年,新一代的修复师队伍有怎样的希冀与思考?图为一件修复后的出水明代老虎酱釉罐的盖子。谭庆驹/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国
  • 近日,南都走进广东省博物馆文物保护科技中心。作为曾经参与“南海Ⅰ号”、“南澳Ⅰ号”打捞修复的专业团队,这群“水下医生”揭开了出水文物修复工作的神秘面纱。图为一个修复后的出水明代四系酱釉龙纹罐。
  • 出水文物,离不开水。直到被打捞上岸,无数古沉船里的秘密才得以重见天日。瓷器、陶器、铁器、铜器……入水百年,干燥的空气和阳光早已陌生,它们只等待再次回归水的浸润。彼时,精美的文物展品正在楼上展厅,与无数参观者对望。而在粤博地下一层的实验室里,液体隔绝一切声响,“南澳Ⅰ号”的船板早已浸泡两年。水下无声,百年缄默,得以再续。图为宋薇和王亚龙在脱盐池前用电导率仪检测池中液体的离子浓度。
  • 在实验室门口,赫然写着数十条安全管理规范。“一切都是为了文物的安全,容不得一点差错。”迈进实验室大门,打开三排照明灯,11个大小不一的长方体不锈钢池整整齐齐横放在室内。图为宋薇正在清理一块南澳一号出水的铜料,由于长期浸泡在水里,文物留有海洋生物,一块牡蛎壳仍留在铜料上。
  • 宋薇和同事王亚龙分别站在脱盐池的两边,两人一同抬起脱盐池上的厚重钢盖。6块钢板移开,一池黄褐色的液体、几块漂浮的朽木,安静地散落池中,“这是‘南澳Ⅰ号’明代古沉船的船体残片样本。”仔细观察木块,偶尔有微小气泡排出,和木屑残渣一同漂浮在水面。“从出水到现在,它们已经浸泡两年多了。每天都要监测水中的离子浓度,为的是把握木块的脱盐状况,再进行下一步的修复计划。”图为修复前的南澳一号出水明代铜钱。
  • 实验室工作台上摆着各类修复工具,包括刷子、小刀、储物袋等。修复人员需要在这里完成文物的表面清理工作。“这段时间我主要做一些铜钱和铜料的表面清理。”由于在海水中沉浸多年,除了材料本身的化学腐蚀,大量海洋微生物也会附着在文物表面,给清理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这是一场耐心与定力的考验。图为修复后的出水瓷器。
  • 于是,实验室又恢复了沉寂。机器的电流声开始清晰,几小时缓缓而过。“有时候觉得,我的工作就像做手工,对着一块铜板一块铜料,就这样度过一整天。”宋薇说。图为修复后的南澳一号出水明代铜钱和铜料。正是因为铜料的发现,引起了南澳一号是走私船的猜测。
  • 伴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等一系列文保主题纪录片的热播,文物修复师逐渐从幕后走到了台前。“去年我们馆里招聘4个人,结果有350个人来考试。”张欢回忆,即便是志愿者的招聘,70个岗位也收回了2000多张报名表,“干我们这份工作,就是要有知识,有能力,还得有时间。这是个用热情支撑的差事。”图为宋薇和王亚龙用电导率仪检测一件南澳二号出水的元代木胎漆碗,这件出水文物也是正在进行脱盐处理。
  • 高门槛、高竞争成了行业必然。过五关,斩六将,跨过高门槛,踏进文物修复圈。那些年轻的文物修复师,却依稀看到了藏在“稀缺人才”四字背后的巨大压力。图为宋薇正在清理一块南澳一号出水的铜料,由于长期浸泡在水里,文物留有海洋生物,一块牡蛎壳仍留在铜料上。
  • “这几年国家在资质认定方面更加开放,民营企业也能做文物修复了。”张欢坦言,社会力量的加入,对博物馆的压力分流起到了明显作用。“这是单纯依靠编制调整无法实现的正向效果。”张欢坦言,如今已经有不少民营企业尝试聘请资深文物修复师进行专业技术指导,真正搭建起了科学健康的修复流程。图为出水文物保护和修复团队。
返回图片频道>>

我要说两句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