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故事:探访阿尔茨海默症患者 忘记了一切的人该怎么活下去2019-03-20
1/33

显示
  • 患上阿尔茨海默症(老年性痴呆),就意味着你将无法自理生活,你将迷失前尘。遗忘所爱,甚至遗忘了自己。这是许多老年人不得不应对的一场暮年之战,他们竭力挣扎,却还是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记忆被吞噬。他们回归到了稚童的形态,需要人牵引,需要人关爱。这次,记者来到一间私立养老院,记录下这些阿尔茨海默症患者是如何度过空白的每一天的。
图为2018年10月31日,南昌,在养老院里,和万奶奶关系最好的就是姚奶奶了。第二天早上,看着好友突然离去后的空床,姚奶奶一天也没吃饭。饭团爸爸/视觉中国
  • 2018年10月30日,南昌,后来,罗院长告诉我们万奶奶已经90岁了,来这里快一年了。她有心脏病、风湿等一堆疾病缠身。儿女也快70多岁了,每个人都有一个大家庭要照顾。所以才她送来了这里。在我们拍摄万奶奶的第二天凌晨,老人因为心脏病突发离世。这张照片,竟成为老人最后的影像。
  • 2018年10月30日,南昌,“我听不清你们说什么,我的腿好痛啊,又要变天了,我只能开水泡脚才会舒服一点。”我们在养老院见到万奶奶时,她正在厕所里用滚烫的开水擦拭患有风湿关节痛的大腿;但是我们很难与她交流,因为万奶奶的耳朵已经基本听不清。
  • 2018年10月31日,南昌,每天到了下午,姚奶奶都会独自一个过马路去附近的居民区找人聊天。因为之前害怕老人被车撞,所以院长把院子锁了起来,但是这些老人像小孩子们一样,每天敲打着铁门,嚷嚷着要出去。最后罗院长也拿他们没办法,只能妥协。
  • 2018年11月1日,南昌,姚奶奶最典型的症状就是记不住事情。吃了饭,也会说自己没吃。刚回答完她的问题,她转瞬间就忘记了,又要再问好几遍。摄影师连续三天来到养老院,姚奶奶就问了三次我们是不是从泾口来的老乡。
  • 2018年10月30日,南昌,“每天除了吃饭,就是要记得吃各种药。来这里之前,一直是我老伴在家里照顾我。但是因为孙子的出生,老伴没有过多的精力同时照顾两个人,就把我送到了这里。”当问到他想不想回去住时,邵爷爷默默地说:“我想回去,只要老伴同意我回去,我就回去。”言语间充满着他对家的思念之情。
  • 2018年11月1日,南昌,在养老院的二楼,住着几位因为中风或是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老人。他们每天很少下楼行动,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床上和房间里度过。一个简单的床位对于他们来说,几乎就是全世界。
  • 2018年11月1日,南昌,“像我们这样年纪大了,很容易就得了皮肤病,现在我每天都要用盐水擦身子,才不会复发。”每天傍晚,魏爷爷都会光着膀子站在院子里,用毛巾擦身。
  • 2018年11月1日,南昌,“我年轻的时候住在象山北路,小时候和京剧武生一起练功学武。后来,因为打架坐过三年牢,我儿子也就住在附近,但我就是和他合不来,所以我就来了这里。”和涂爷爷住在一个房间里的魏爷爷来自南昌市区。照顾他们的护工说,虽然他身体很好,但魏爷爷常常想不起来以前的记忆,也许这些事都不是真的。
  • 2018年10月31日,南昌,“人啊,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像在墙上日历一样,越撕越少,总有一天会撕掉最后一页。但最难熬的就是这最后几页,我们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照顾好自己,尽量不给大家添麻烦。”涂爷爷说。
  • 2018年10月30日,南昌,患上阿尔茨海默症(老年性痴呆),就意味着你将无法自理生活,你将迷失前尘。遗忘所爱,甚至遗忘了自己。这是许多老年人不得不应对的一场暮年之战,他们竭力挣扎,却还是无法抵抗,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记忆被吞噬。他们回归到了稚童的形态,需要人牵引,需要人关爱。
  • 2018年10月31日,南昌,“相比于那些设施豪华的养老院,来我们这的老人基本都是没有行动能力的。那些娱乐室、健身室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没有意义。良好的护理,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罗院长说,这间养老院一直在民政部门有备案。但是每次考察的时候,都因为硬件不达标而得不到补助。
  • 2018年10月31日,南昌,“开始创办的时候老人家也不多,最满也就是20多个床位,少的时候就十几个人。当时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就没想过赚钱。现在护理工就请了两个人,加上房租一个月5000多,工人的工资一个月也将近10000元,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开销也要6000块钱左右,刨去这些东西,每个月结余也就一两千块钱。”罗院长说,这些年最让他欣慰的就是大部分老人的家人对他们还是肯定,送来的锦旗挂满了整个客厅。
  • 2018年10月31日,南昌,在南昌市解放东路上的一条小巷里,仁爱养老院已经伫立于此十一年了。每天多少行人从门前匆匆路过,又有多少迟暮老人在门里悄然度过晚年最后的时光。
返回图片频道>>

我要说两句

1/9